您的位置:>天谕>新闻资讯>

柯基大作战番外乌索:勇敢的心--《天谕》官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靠着怒鳞组织的庇护,云垂之世还没有到这般险象环生,只是年关将近,作恶的年兽要找上门来,掌管生肖之历的怒鳞官又要焦头烂额了。去年今日,云垂全世贴告示请鸡,苏澜、砥石等大城鸡满为患,虽然在大战中鸡鸡复鸡鸡拖死了年兽,也破坏了云垂生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靠着怒鳞组织的庇护,云垂之世还没有到这般险象环生,只是年关将近,作恶的年兽要找上门来,掌管生肖之历的怒鳞官又要焦头烂额了。


去年今日,云垂全世贴告示请鸡,苏澜、砥石等大城鸡满为患,虽然在大战中鸡鸡复鸡鸡拖死了年兽,也破坏了云垂生态。今年门槛提高,要凑出16只神犬来抵御年兽,除却部下已驯化好的,十有八九席位未定,怒鳞官忙得焦头烂额。


怒鳞总部张榜招狗之日,带着爱犬来领低保混个福利的城中子民惊诧声四起。


“这次真的只招神犬吗?你看我家阿花可以吗?它很乖的。”


“年兽凶如饕餮,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灵性之犬,也要做好牺牲的准备。”四下的人群听罢怒鳞官的口吻,想到要伤及小心肝,就四散而去了。


看着今日的招募无果,怒鳞官也只能叹息地收榜。


“等等,我能报名吗?”说话的是位愣儿吧唧、浓眉大眼的小伙。


不过在怒鳞官眼里,化为人形的生灵已寻常多见,一眼识出资质也是必不可少的职业技能,而眼前这个只能说天资平平了,为了它的安全,也只能残忍拒绝。


怒鳞的这扇大门关闭之后,乌索就再也没有强求,只是苏澜桥头多了一个没完没了的人型生物,碰到怒鳞冒险家就要和他决斗。切磋完,无论胜负,血渍还没擦干就进了酒馆,云币大字排开,喝到歇业。


“这个人,哦不对......这只狗,腿都断了呃,还要和人决斗,拿命玩。”


“赶紧把徽章藏起来,别被他看见啦。”


“说什么骑士精神呦?西方这套在这里行不通的。”


连不相关的酒徒都帮他盖棺定论了,也有好心人陪他多喝几壶,少生闷气,狗生也不过醉生梦死。


到了第三天,乌索已经成了十败之狗了,连刚入云垂的新冒险家都把他一拳打趴下。


这天又赢的人不能谓之高尚,拳打脚踢完,就冲他丢石子,嬉弄他:“你的野球拳还没练成吗?”


乌索化为狗身,抓花了嘲讽之徒的脸。闻讯而来的官兵要架走乌索,想要逃命的瞬间力如猛兽,二十个官兵都被撞趴下了,费了很大的功夫,折了数十棍棒才将它制服,押解的时候地面也抓出了几百尺的裂纹,罪加一等。


诉讼之日,受伤的人一纸诉状投上去:恶犬伤人,不得不除。再散播一些抓伤传染的风言,怕是舆论压力也能处死乌索。


全城戒备,严防传染,有狗人士也关紧的房门,生怕爱犬被抓去当了真刍狗。怒鳞官的差事也没了眉目,除了已归入门下的超凡入胜之辈,其余咖位还有很大的缺口,乌索一事闹出,再无良犬相投。


怒鳞官前去见乌索时,可能是他们的最后一面。


乌索有些虚弱,它的嗷呜声只有怒鳞官能懂:”你看我...功力是否...够格了?“


怒鳞官抚其被抓成鳞状的伤口,叹道:“长进了不少。”那句精力即将殆尽却说不出口。


乌索:”朝闻道...夕死可矣,能不能...把我编入怒鳞。“


怒鳞官:“等你养好伤吧。”


乌索:猫有九条命,或许我也可以...试一试...死亡。


恶犬已处死一事贴入榜单,这件事也被编入云垂轶事,供书生当谈资取乐,但说起它时,却没人知道它的名字,只记得它凶起来像猛犸一样,撞翻了几十号人,狗也不可貌相啊,书生说完,也摆出大字云币,加上两壶热酒,像极了一个人。


不过怒鳞,确实多了一个热血的战士,名叫乌索。

[编辑:叶子猪小秘书]
上一篇:柯基大作战番外阿隆:消失的爱人 下一篇:世界BOSS惨遭羞辱式吊打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