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天谕>新闻资讯>

柯基大作战番外桀骜:老兵不死

阿隆的性子很倔,这让怒鳞官想到刚加入怒鳞时的桀骜。桀骜,如其名,很难听从不如他的人。他的上一任主人是辰钧,辰钧在云垂士兵的见证下,几番被扑倒撕咬,仍用寸手之力驯服桀骜,不愧为怒鳞宗主。可惜辰钧战死了。辰钧之死其实与桀骜关系不大,当时与北狼人的决战,遭

阿隆的性子很倔,这让怒鳞官想到刚加入怒鳞时的桀骜。桀骜,如其名,很难听从不如他的人。他的上一任主人是辰钧,辰钧在云垂士兵的见证下,几番被扑倒撕咬,仍用寸手之力驯服桀骜,不愧为怒鳞宗主。


可惜辰钧战死了。


辰钧之死其实与桀骜关系不大,当时与北狼人的决战,遭到预谋完善的埋伏本来已是生死有命,北狼人蜂拥而上,将云垂战士包了饺子。桀骜化成辰钧的模样杀出了条血路,回到营地士兵们才发现辰钧已死,逃出来的是桀骜。“桀骜抛下主人,自己逃回来了”的风凉话一旦传出,就决了堤。


的卢妨主,桀骜不驯。


怒鳞官当时还只是清点粮草的衙官,在分拨给桀骜的狗粮时被要求少一些量,由它自行离开。出战也不会带上桀骜,倒是在玄极办庆典之时,让他当过乐队警卫。


苛责生者仿佛成了对死者的一种慰藉,怒鳞官会偷偷用自己的饷银补贴狗粮给桀骜,虽然它已经被人唤作“老狗”,变人是变不得了,牙口却依然尖利。


桀骜也是出生入死的老兵,是老兵就有被遣散返乡的一天,但怒鳞就是它的家,它背负着众人的猜忌与偏见,可以说是苟活了。


桀骜三年不曾说话,怒鳞官走后更与何人说?怒鳞官也有两年没有见到它。


只是听说年兽要来,召集神犬,它才开口狂吠。照料它的士兵以为是嫌吃的少,加粮时安慰:“吃饱三餐,一天不饿。”


怒鳞官带着阿隆来见桀骜,因为他跟阿隆说,带你来见能长真本事的狗。


桀骜看着阿隆,眼中都是多年前与辰钧并肩作战的影子。


阿隆急切地问道:“战场好玩吗?”


桀骜不语。


怒鳞官说:“桀骜,我需要你,你愿意来吗?”


桀骜只淡淡地说:“松开。”他很久没洗澡了。


清洗了好几遍后,桀骜更愿意开口了,第一句就是:“好久没有喝血了。”


怒鳞官依然记得桀骜如狼饮血的过去,而现在的人却只能给它骨头。


想了许久,怒鳞官才问:“当年和北狼的决战,最后生还多少人?”


桀骜:“去了五千人,回来五十人。”


怒鳞官:“可能没有你,这五十人都回不来。”


桀骜:“你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。”


怒鳞官:“辰钧倒下了,你幻化成为他的那一刻,挽回了许多士兵求生的信念。”


战场里的影舞者,总要充当不动如山的角色,比起更多的人战死,桀骜的这份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
“老朋友”桀骜,再次请缨出战。


[编辑:叶子猪小秘书]
上一篇:不要再说了,明天的狗粮不吃!不吃!不吃! 下一篇:谕霸说:为柯基大作战爱犬点赞打CALL!
分享到: